童年的冬天

2017-3-24 houtai

童年的冬天


“天又变冷了,”母亲推开门,拿了几件衣服给我,顺便说道,“再多穿几件吧!”


“可我一点也不冷呀!”我不解道,“为什么要多穿几件呢?”


翻开那本只剩几页的发黄的日历,才惊奇的发现今年即将过完,想来早已进入冬天了,可为什么没有冬天的身影呢?那个身姿婀娜、舞姿曼妙的冬姑娘藏到哪里了呢?


忽然想起了童年的冬天,不觉有些伤感


伴随着一声声: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9正在灶前准备早饭的母亲急忙跑过来给我穿衣,从一件毛线衣,到两件毛线衣,再到外面的大棉袄。母亲深怕我着凉,将我穿的像个不倒翁似的。


早晨总是那么冷,地上被铺上了一层银霜。几棵枯树兀立,那遒劲苍老的枝干伸向遥远的苍穹,像一个无助的老人在乞求得到帮助。有时,枯枝上会停留几只麻雀,它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,一阵阵寒风侵蚀弱小的生命,但它仍然与冬进行着最后的对抗,只为了来年的春暖花开。


在我的印象中,冬天仿佛是一个姑娘,一个冰清玉洁、孤芳自赏、如清水芙蓉般的姑娘,她有一双明净澄澈的眼眸,她能净化整个世界。她总是那么固执,那么有气质,她让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笼罩一层白的面纱,带给我不一样的惊喜与悲伤。


每当天空飘起纷纷扬扬的花,童真的我总是看个不够。那雪花有的是六个花瓣,有的是八个花瓣,有的似桂花,有的似菊花,如柳絮般在天空中日随意飞舞,晶莹剔透,每一个雪花就仿佛是一个弱小的生命。有时候,我会在屋檐下静静的呆上一阵子,无所事事的观看下雪,或者走到院子中让雪花萦绕满身。


这样的雪一下就是好几天,而融化这些雪需要半个月,当上一次雪还没化尽,这一次的雪又来了,所以整个冬天都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。有时候我会徜徉于旷野,观看那冰天雪地的美景,听耳畔北风的呢喃,亦或看远方茅草屋上忧伤的残雪,向往着城市的生活的美好与温暖,不觉得手已冻紫。忽然北风中传来母亲的呼唤,于是我只得回去。


当然,童年的雪带来的不仅是思考,更多的是欢乐,忘不了,伙伴们嘻嘻哈哈在雪地中追赶野兔的情景;忘不了,伙伴们在山下雪地中抓住一只斑鸠的惊喜;更忘不了,我们用雪球当炮弹,轰击敌军的激烈画面……


而今的冬天,再也寻觅不到雪的影子了,就连银霜也少见,看见那刚脱落黄叶的白杨树上又长出的新叶,我又有点担忧了。或许冬真的变了,变得不再严寒;亦或许冬并没有变,而变的是我,我因成长而更加坚强。


正如苏子所说: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。或许我与自然都在变化之中,而这冬天的变化,只是岁月的涟漪吧!


时光穿不断,流转在从前,沉浮中以为沧海桑田!冬呀,多少年后的你才能回到往昔的你呢!


我放下了母亲给我的衣服,虽然外面北风呼啸,但我似乎感到了一丝温暖,少了一点严寒的味道。突然想听那一首叫做《断桥残雪》的歌: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,摇曳后就随风飘远,断桥是否下过雪,我望着湖面,水中寒月如雪,指尖轻点听点融解……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黔ICP备15013374号-1